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今天是

保障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的歷史借鑒 ——漢唐時期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構建及其當代啟示

2018-11-23 10:43:16 作者:孟茂倩 來源: 瀏覽次數:0

 摘要:絲綢之路是一條貫穿歐亞大陸的古代陸上商貿通道。為保證絲綢之路暢通安全,漢唐兩代中原王朝制定和實施一系列政策措施,構建了包括屯墾、和親、羈縻、朝貢、都護府等在內的暢通安全保障體系。這一保障體系構建,蘊含了招攜以禮、懷遠以德,剛柔相濟、恩威并施,親仁善鄰、協和萬邦,立己達人、推己及人等理念和精神。這些理念與精神,對于當今中國應對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面臨的安全風險與挑戰,構建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具有一定的借鑒價值和啟示意義。

鍵詞:漢唐;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構建

絲綢之路起源于西漢時期,是一條貫穿亞洲、連通歐洲和北非的著名的古代陸上商貿通道。由于政治格局變化、宗教文化差異以及自然環境條件等方面的因素,絲綢之路存在著諸多阻斷交通、影響經濟文化交流交融的風險和挑戰。為了保證絲綢之路的暢通安全,漢唐兩代中原王朝對沿線國家和地區制定了一系列民族與外交政策,并采取了諸多重要舉措,構建了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其中所蘊含的價值理念或精神,對于當今時代我們構建新時代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促進和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具有一定的借鑒價值和啟示意義。

一、保障絲路暢通安全的主要政策措施

建元二年,受漢武帝派遣張騫肩負著說服大月氏國與漢朝合力抗擊匈奴之使命,第一次出使西域。他路途多舛,備嘗艱辛,雖未能達到出使之目的,但卻開辟了連通亞歐的陸上絲綢之路,完成了鑿空之旅”。正所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這條貿易通道猶如一條紐帶,把大漢、貴霜、安息、羅馬這四個當時世界最文明的國度緊密連接在一起。從此,這條古絲綢之路上駝鈴叮當,各國商、使者、僧侶、學人絡繹不絕,成為促進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和沿線國家共同繁榮發展的國際“文化運河”。

古絲綢之路開通不易,保持其暢通安全更為困難。這條貿易通道以漢朝京都長安城為東方起點,向西跨越大漠戈壁、雪域高原,經中亞、西亞至地中海,橫貫歐亞大陸且至北非,綿延萬余里,沿途地理環境惡劣,地緣政治復雜,宗教文化多元,容易發生利益沖突、邊界爭端和宗教紛爭,一旦因此爆發戰爭,引起局勢動蕩,必然會對絲路暢通安全構成威脅。為了消除此類隱患和風險,漢唐兩代中原王朝均依據各自面臨的具體情況,制定相應的內外政策措施,著力構建絲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

實行屯墾政策。屯墾是中國封建王朝為治理西域、保障絲路暢通安全而實行的一項重要國策。西漢初期,匈奴時常襲擾漢朝疆界,屠殺邊民,搶掠財物,對絲綢之路暢通安全構成威脅。若派兵長期駐守,軍需籌措運輸相當困難。漢文帝前十一年,晁錯上守邊勸農疏,提出屯墾戍邊主張,文帝從其言元鼎六年,霍去病率漢軍大敗匈奴后,在河西地區駐兵屯墾。“初置張掖、酒泉郡,而上郡、朔方、西河、河西開田官,斥塞卒六十萬人戍田之。”張掖之地名,為漢武帝所賜,取“斷匈奴之臂,張中國之掖(腋)”之意。漢王朝此舉的目的顯而易見:既解決戍邊官兵之糧餉供給,又防范匈奴卷土重來。唐代更加重視屯墾戍邊,將其作為治理西域的重要方略。未強化對西域和絲綢之路沿線地區的控制,唐王朝征發大批戍卒至西域從事屯田,并將屯墾與戍邊更緊密地結合起來,亦兵亦農,既屯墾種田又鎮守商道邊關。至盛唐時期,西域屯墾大興,“凡軍州邊防鎮守,轉運不給,則設屯田以益軍儲。其水陸腴瘠,播植地宜,功庸煩省,收率等咸取決焉。諸屯田役力,各有程數。屯墾戍卒平時農耕操練,戰時馳騁疆場,在較好解決軍隊給養問題的同時,有效保障了絲綢之路的暢通安全。

推行和親政策。所謂“和親”,是指中原漢族王朝與西域國家或部落首領以嫁娶方式結成政治聯姻的行為。漢唐時期,中原漢族朝廷出于安邊睦鄰、保障絲綢之路貿易暢通之目的,都對西域國家和民族實行和親政策,推行和親外交,將皇家宗室之女嫁與這些國家和民族的首腦或首領。漢武帝時,匈奴通過其盟友烏孫,間接控制了伊犁河流域至伊朗高原的廣大地區,使絲路貿易時常受阻。及至漢使,非出幣帛不得食,不市畜,不得騎用,所以然者,遠漢,而漢多才物,故必市,乃得所欲為了暢通絲路貿易,漢王朝須與烏孫結盟,以分化和削弱匈奴勢力。武帝采納張騫“遣公主為夫人,結昆弟”之諫言,于漢元封三年下詔,封王室宗女劉細君為公主,遠赴西域和親厚賂烏孫”,匈奴右臂 。漢本始二年,漢王朝遣十五騎兵北渡大漠,與烏孫騎兵合圍夾擊匈奴匈奴大敗北徙漠北,絲綢貿易遂重現往日繁榮景象。唐代以降,中原漢族朝廷又先后多次與吐谷渾、吐蕃和親,其中最有名的當屬文成公主入藏和親,嫁與松贊干布。這些和親之舉,不僅保障了已有絲路的安全暢通,而且還開辟和拓展了青藏高原絲綢之路。

建立羈縻制度。羈縻制度,是中原王朝在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實行的類似于區域民族自治的一種制度。《史記》云:“羈,馬絡頭也;縻,牛韁也,言制四夷如牛馬之受羈縻也。”又曰:“蓋聞天子之于夷狄也,其義羈縻勿絕而已。”從本質上說,羈縻是一種高壓與懷柔相結合的統御之道。它在政治上嚴加控制之時,又在政策上予以撫慰,其特點是恩威并濟,核心是“因俗而治”,即少數民族在臣服中原朝廷的前提下,享有一定的民族自治權。中原朝廷尊重其民族宗教信仰、文化傳統、風俗習慣等,地方行政長官由部落首領擔任,且得世襲其職。漢高祖劉邦一定天下,始行羈縻之道。“會高祖厭苦軍事,亦有蕭張之謀,故偃武一休息,羈縻不備。”唐武德二年,唐高祖詔曰:畫野分疆,山川限其內外;遐荒絕域,刑政殊于函夏。是以昔王御世,懷柔遠人,義在羈縻。自此,羈縻開始成為一種制度。貞觀四年,李靖率唐軍出師塞北,東突厥遂被擊敗,其部落多來歸降于唐唐太宗采納中書令溫彥博之諫言,“全其部落,得為捍蔽,又不離其土俗,因而撫之。”羈縻制度的實行,促進了西域邊疆民族地區的安定和絲綢之路的暢通安全。

構建朝貢制度。所謂“朝”,即外國使者朝覲中國皇帝,反映的是宗主國與附屬國間的藩屬關系。所謂“貢”, 即使者向皇帝進獻貢品,以體現上尊下卑之等級關系。在藩屬使節向中國皇帝稱臣納貢皇帝則遵循“厚往薄來”原則,對使者厚加賞賜,以彰顯天朝君主“以德懷遠”之胸襟。中國王朝如此這般,旨在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國際秩序。對藩屬而言,朝貢只是一種形式。他們定期納貢給唐朝,向中國皇帝叩首,目的是在得到皇帝豐厚賞賜的同時,取得“和中國的通商貿易權利”朝貢發軔于漢,成制于唐。甘露元年,匈奴呼韓邪單于被郅支單于擊敗后,左伊秩訾王計,決定稱臣入朝事漢”甘露三年,“單于正月朝天子于甘泉宮,漢寵以殊禮,位在諸侯王上,贊謁稱臣而不名,賜以冠帶衣裳,黃金璽戾綬”?。盛唐時,各藩屬慕唐成風,與唐朝建立朝貢關系者甚多,僅西域即有樓蘭、大宛、高昌、月氏、龜茲、于闐、烏孫、薛延陀、吐谷渾等,每歲來朝者不可勝道,絡繹不絕。朝廷置鴻臚寺,專司朝貢之儀,“凡四方夷狄君長朝見者辨其等位以賓待之?朝貢制度的推行,為絲路暢通及貿易繁榮創造了良好國際環境。

施行都護府制度。都護府是中國封建王朝為固疆安邦所置之軍事機關。都護之職,掌撫尉諸蕃,輯寧外寇,覘候奸譎,征討攜貳。?漢武帝元狩四年,衛青霍去病大破匈奴,匈奴殘部遠遁他處大漠以從此再王庭。西域戰事平息,諸國競相出使中原,四方商賈云集,絲綢之路一時呈現出“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絕于途 ?盛況。為護衛絲路之路,神爵二年,漢宣帝決定以烏壘為治所,置西域都護府,命衛司馬鄭吉為都護。《漢書》云:“乃因使吉并護北道,故號曰都護。都護之起,自吉置矣。?東漢和帝永元三年,班超平定西域,遂以班超為都護,駐龜茲境它乾城。貞觀十四年,唐朝平定高昌國,在西州交河城置安西都護府,自此,“伊吾之右波斯以東職貢不絕商旅相繼 ?,絲路貿易繁榮空前。貞觀二十二年, 唐滅龜茲國后,遂將安西都護府移至龜茲國都城,一并在龜茲、焉耆、于闐、疏勒建置軍鎮,史稱“安西四鎮”。長安二年,武則天分拆安西都護府,另立北庭都護府,統轄西突厥故地。景云二年,復將北庭都護府升為大都護府,與安西都護府分治天山南北,鎮守絲綢商道。

二、絲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構建所蘊含的理念和精神

為保障絲綢之路暢通安全,漢唐兩代中原王朝制定并采取的上述政策措施,在一定時期內收到了明顯效果。這些政策措施,既相互區別又相互聯系,而且在功能上又具有很強的互補性,它們共同構成了一個較為完整的絲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在這一體系作用下,絲路暢通安全有了保障,因而在西域的大漠戈壁上,屢屢呈現使者、商賈、僧侶、學者等摩肩接踵,“馳命走驛,不絕于時月;商胡販客,日款于塞下”?的繁榮景象。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的構建,不僅促進了東西方文明交流,同時也彰顯了其內在的彌足珍貴的理念和精神。

招攜以禮、懷遠以德的理念和精神。“招攜以禮、懷遠以德”?

語出《左傳》,是說籠絡有二心的國要用禮,安撫邊遠的人家須用德。是以禮制和德政安撫、懷柔邊遠部族與國家的一種政策主張,體現了中國儒家禮制和德政的核心理念,是該理念在中國封建王朝處理與其他民族和國家相互關系中的具體運用。漢唐時期,中原王朝及其統治者承襲前人的思想和理念,在保障絲路暢通安全過程中,均以和親、羈縻、賂遺等舉措,安撫、懷柔、籠絡西域絲綢之路沿線部族和國家。他們從歷史經驗中體悟到,保障絲路暢通安全,不能靠對沿線部族和國家窮兵黷武、東征西討。武力征服只能奏效于一時,不能保持絲路長期暢通繁榮。而要達成長期暢通繁榮之目的,必須貫徹儒家明禮厚德之理念,對沿線部族與國家以德相待,用禮制和德政來加以安撫、懷柔、籠絡,讓他們誠心臣服和歸順中原朝廷,主動配合朝廷保持絲路安全暢通的行動。唯有如此,絲綢之路長期暢通繁榮才更有保證。漢武帝時,盡管亦曾以多種舉措懷柔西域沿線部族和國家,但更多地是靠武力討伐。唐太宗李世民曾批評漢武帝“窮兵三十余年,疲弊中國,所就無幾;豈如今日綏之以德,使窮發之地盡為編戶乎?

剛柔相濟、恩威并施的理念和精神。中國推崇中庸之道,主張為人處世要不偏不倚,無過之亦無不及。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在儒家看來,過剛則易折,過柔則易彎;君子治國,當把握分寸、不走極端,既保持威嚴又施以恩惠,把剛與柔結合起來,如此方可人存政舉。“獨尊儒術”的漢武帝,把中庸之道運用于固邊安邦上。他一改漢初國力衰微時一直示弱于匈奴的做法,憑借強大軍事實力對匈奴實施武力討伐。但是,漢武帝并未一味對匈奴使強。他在對匈奴施以強大軍事壓力的同時,又接受其和親請求,以期使匈奴臣屬于漢,實現西域和睦安寧,維護絲路暢通繁榮。唐朝軍隊平定東突厥汗國后,唐太宗群臣商討安邊之策。給事中杜楚客進曰:北狄人面獸心,難以德懷,易以威服太宗不以為然。他既在西域諸國置羈縻州,示之以恩澤懷柔,又在高昌置安西都護府,遣重兵屯墾戍邊,訴諸于威力懾服。唐滅西突厥后,又置安西四鎮并分設安西、北庭兩個都護府“自太宗平突厥,破薛延陀,而回紇興焉。太宗幸靈武以降之,置州府以安之,以名爵玉帛以恩之。其義何哉?蓋以狄不可盡,而以威惠羈縻之。”?太宗當時曉諭中亞來使:“西突厥已降,商旅可行矣!”?從此,突厥對西域安寧之威脅基本解除,絲路貿易進入繁榮時期。

親仁善鄰、協和萬邦理念和精神。“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在源遠流長的和文化中,蘊涵著親仁善鄰協和萬邦的天下觀,主張鄰者親近與鄰邦友好,各國人民和睦相處友好往來。中華民族自古就推崇以和為貴、和而不同、和合包容、禮尚往來,崇尚“遠親不如近鄰”、“親仁善鄰,國之寶也”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國雖大,好戰必亡” ?等和平思想。家庭和睦、鄰里和諧、萬國和順,是中國人理想的天下秩序。這些理念和精神,在漢唐中原王朝處理與西域諸國關系、保持絲綢之路暢通安全方面得到了較好體現。為了保障絲路暢通安全,中原王朝以和親、羈縻、“厚往薄來”等手段,多措并舉地安撫和懷柔一些沿線國家,化解同這些國家的矛盾糾紛,增進同這些國家的友好關系。就其目的看,保持絲路暢通安全本身,就體現了親仁善鄰協和萬邦的理念和精神。保持絲路暢通繁榮,惠及的不只是華夏一國,而是沿線各國。從其實現該目的的路徑看,和親、羈縻、“厚往薄來”等,同樣也體現了此一理念和精神。為了保持絲路暢通繁榮,漢唐中原王朝雖然都曾對威脅絲路暢通安全的匈奴和突厥分別實施武力討伐,但其所進行的戰爭在性質上屬于伐有罪、討不義的“善戰”,出發點是為和而戰、勝而后和,這是對親仁善鄰協和萬邦理念和精神的另外一種彰顯。

立己達人、推己及人的理念和精神。中國儒家一貫主張忠恕之道。“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忠恕的核心是“推己及人”。其要求是:在自己有所作為的同時,也設法讓人有所作為;自己不的事,不要強迫別人去做。這種將心比心、換位思考的忠恕之道,在漢唐兩朝安邊、保障絲路暢通安全的舉措中多有體現漢武帝兩次派遣張騫出使西域,都是欲說服大月氏和烏孫與漢朝聯手抗擊匈奴。為此,無疑要同他們進行對等談判。談判中,既要為漢王朝利益著想,亦要顧及大月氏和烏孫的利益訴求,做到立己達人、推己及人,否則談判便會無果而終。唐玄宗末年,吐蕃乘安史之亂控制西域,致絲路貿易“道路梗絕,往來不通” ?唐德宗繼位后,回紇武義成功可汗再次遣使者來請求和親,并表示和親后愿與唐聯手共滅吐蕃。回紇可汗此言,正中德宗下懷。在德宗看來,要使回紇履行諾言,須為其做些什么。他判斷,武義成功可汗一再請求和親并許下此承諾,是想通過大唐冊封,使其由政變取得的不穩固的可汗地位合法化。經斟酌再三,德宗終于恩準將咸安公主下嫁他為妻,并冊封其為長壽天親毗伽可汗。武義成功可汗感激涕零,遂上書獻媚道:“昔為兄弟,今為子婿,半子也。若吐蕃為患,子當為父除之。?后來,回紇果真沒有食言,在唐軍征討吐蕃時施以援手。

三、漢唐構建絲路暢通繁榮保障體系之理念和精神的當代啟示

2013年9月出訪哈薩克斯坦期間,習近平總書記順應時代要求和各國加快發展的愿望,首次提出了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倡議,贏得了國際社會的強烈共鳴,許多國家表示積極支持和參與。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保障新絲路暢通安全是前提。漢唐兩代在構建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中所貫穿和體現的理念與精神,對于當前應對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面臨的安全風險和挑戰,構建新時代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具有一定的借鑒價值和啟示意義。

高度重視安全風險管控,把保障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擺上重要位置。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這是一項造福沿途各國人民的大事業?這項大事業前景廣闊,大有可為。同時也應清醒看到,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特別是中亞地區,地緣政治復雜敏感,民族宗教矛盾和領土爭端問題相互交織,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暴力恐怖勢力活動猖獗,再加上一些大國間的戰略博弈,使得其暢通安全形勢不容樂觀。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首先就要保障其暢通安全。漢唐兩朝的多數時期內,古絲綢之路之所以能夠呈現“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絕于途”的盛況,是同當時中原王朝固疆安邊、保障絲路暢通安全的努力分不開的。歷史還表明,從東漢光武帝至漢安帝八十余年間,古絲綢之路曾三度斷絕。造成其斷絕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原朝廷對絲路暢通安全重視不夠,甚至放棄經營西域。這一歷史教訓警示我們,暢通安全是絲綢之路的生命線,沒有暢通安全就沒有絲路貿易興隆。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周邊環境,我們必須居安思危,增強憂患意識著力構建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保障體系,及時化解危及絲路暢通安全的各種風險,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提供安全保障。

切實強化屯墾戍邊工作,充分發揮生產建設兵團對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的保障作用。新疆是陸上古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和交通要道,今天又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核心區,戰略地位極為重要。新疆是否久安長治,直接關系絲綢之路的通絕與興衰。為了加強對西域的控制,保障絲綢之路暢通安全,從漢武帝開始,中原王朝就派軍隊在新疆地區屯墾戍邊,并將其作為安邊治疆的重要方略。新中國成立后,為了強化邊疆治理,中共中央作出了組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戰略決策。六十多年來,屯墾戍邊的生產建設兵團在治疆治邊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成為維護新疆發展穩定的中流砥柱和重要戰略力量歷史經驗證明:屯墾興,則西域安、絲路通;屯墾廢,則西域亂、絲路絕。目前,新疆社會大局穩定,發展勢頭良好,但是也要看到,宗教極端勢力活動依然猖獗,分裂和反分裂斗爭依然尖銳,社會穩定形勢依然嚴峻,屯墾戍邊工作只能加強、不能削弱。要全面深化兵團改革,壯大兵團綜合實力,優化兵團戰略布局,創新屯墾戍邊方式,增強屯墾戍邊本領,提高維穩戍邊能力,使生產建設兵團在維護新疆社會穩定、確保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中做出新的貢獻。

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努力開創各民族同胞手足相親、守望相助新局面。我國西部自古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地區,維護民族團結是實現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重要前提,也是絲綢之路暢通繁榮的重要保證。西漢時期,漢武帝推行的以和親、羈縻、厚往薄來等為主要內容的民族政策,有力地促進了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唐代進一步確立羈縻制度,在少數民族聚居地區設置“因俗而治”的羈縻府州,實行有別于中原的羈縻制度,即“在少數民族承認中央王朝統治的前提下,中央王朝允許其進行有限度自治,保持本民族原有的社會經濟制度、宗教信仰及風俗習慣、文化傳統。?這與當今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頗為相似。羈縻制度的實施,促進了民族團結與融合,在保障絲路暢通安全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些歷史經驗,是古人留給我們的一份彌足珍貴的精神遺產。現在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保障新絲綢之路暢通繁榮,同樣要明禮厚德,以貫穿中華民族一家親核心理念的政策和制度促進民族團結,實現民族地區的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要認真借鑒古人歷史經驗,全面貫徹黨的民族政策,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把統一與自治、民族因素與區域因素更加有機地結合起來,促進各族兒女和睦相處、和衷共濟、心心相印,在中華民族這個大家庭中手足相親、守望相助,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共同構建水乳交融、唇齒相依、榮辱與共的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

踐行親誠惠容近睦遠交理念,與沿線各國攜手演繹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大合唱。盡管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這一倡議是中國提出的,但決不是中國一個國家的事業。新絲綢之路建設,需要沿線各國共同參與;保障其暢通安全,也需要沿線各國共同努力。“國之交在于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心相通。”?要吸引和爭取更多的國家參與到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來,就要遵循親仁善鄰、協和萬邦和立己達人、推己及人的理念,大力弘揚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為核心的絲路精神,堅定貫徹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周邊外交方針,堅持睦鄰、安鄰、富鄰,踐行親、誠、惠、容理念,進一步鞏固同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合作關系;積極幫助鄰國改善和發展關系,為其建立互信和深化合作注入正能量;誠心誠意對待沿線國家,做到言必信、行必果,努力使他們切實感受到新絲綢之路建設給其帶來的實實在在好處,從而對我們更認同、更親近、更支持。要摒棄零和狹隘思維,樹立雙贏共贏理念,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把各方優勢和潛力充分發揮出來,與沿線國家一道,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實現新絲綢之路的暢通繁榮。

強化沿線及周邊安全治理,合力打擊對新絲路暢通安全構成威脅的“三股勢力”。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保障新絲綢之路暢通繁榮,固然需要沿線各國善意互動、以誠相待、精誠合作,但這絕不意味著可以完全放棄武力,拒絕一切暴力。當前,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地區并不太平,國內外敵對勢力為阻撓新絲綢之路建設,不斷制造事端,破壞社會穩定。特別是包括“東突”在內的“三股勢力”,仍盤踞在南亞、中亞和西亞等地區,并與中東地區的極端恐怖組織相勾結,在中國境內和新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傳播暴力恐怖思想,組織策動騷亂、暴亂事件,策劃實施爆炸暗殺、綁架等恐怖襲擊,直接危害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并對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構成現實威脅。對此,務必保持高度警惕,絕不可掉以輕心要以習近平總體國家安全觀為引領,堅持發展和安全并重,在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同時,把保障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置于重要地位。對暴恐勢力要敢于出手,勇于決戰決勝。要堅持先發制敵、露頭就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鐵的手腕予以毀滅性打擊。強化上合組織等多邊組織框架下的反恐合作,與國際社會特別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一道,構建休戚與共、安危共擔的命運共同體,共同維護新絲綢之路暢通安全。

注釋

漢書》17《馮異傳第七》《漢書·食貨志下》。《唐六典》7《尚書工部》。史記》卷122《大宛列傳》。《漢書》61《張騫傳》《史記》卷117《司馬相如列傳索隱》《史記》卷25《律書》。⑧《冊府元龜》卷170《帝王部來遠》《貞觀政要·安邊》。⑩鄭永年:《亞洲的未來:G2還是冷戰》,《聯合早報》2014年5月27日。?《漢書》卷94下《匈奴傳第六十四下》。?《唐六典》卷18《大理寺鴻臚寺》。?《舊唐書·志》卷24《職官三》。?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的演講》,《人民日報》2017年5月15日。?《漢書》卷96上《西域傳上》。?《冊府元龜》卷985《外臣部·征討第四》。?《后漢書》卷88《 西域傳第七十八》。?《左傳·僖公七年》。?《資治通鑒》卷198《唐紀十四》。?論語·堯曰?《舊唐書》卷195《回傳紇》。?《新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下《西域下》。?《左傳·隱公六年》。?《論語顏淵》?《司馬法·仁本第一》。?《論語·里仁》。?《論語·雍也》?《論語·衛靈公》。?《全唐文》卷464?《資治通鑒》卷 233《唐紀四九》。?習近平:《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289頁。?張文香、 劉雄濤:《羈縻政策與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從中央與地方關系的視角》,《中央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0 年第3期。?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上的主旨演講》,《人民日報》2015年3月29日。

參考文獻

1〕榮新江.絲綢之路與東西文化交流[M].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

2米增幅等.中國絲綢之路交通史[M].人民交通出版社2000.

3趙予征.絲綢之路屯墾研究[M].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

4彭建英.中國古代羈縻政策的演變[M].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

5崔明德.漢唐和親史稿[M].青島海洋大學出版社,1992.

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通比牛牛手机版 为何有人稳赚不赔 博讯娱乐 安装重庆时时彩老版本 11选5稳赚任选2计划 358彩票 鱼丸游戏下载安卓 怎样玩时时彩比较稳赚 pk10人工免费计划两期 幸运快三代玩给50佣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