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今天是

過了30歲,人生就沒有退路

2017-11-28 15:33:46 作者:admin 來源: 瀏覽次數:0

過了30歲,人生就沒有退路

01

年年初,朋友辭職,從深圳回了陜西老家,我們勸了他很多次。畢竟月薪2、3萬的工作不是到處都有。

但他的態度很堅決,一定要回去。深圳的房價他承受不起,而且,異地戀的女朋友已經等了他5年,該給別人一個交代了。

臨別的時候,我們為他辦了個小型的歡送會。三杯冷酒下肚,朋友紅著臉和我們講起,他當初為何來深,中間換了幾次工作,連哪個房東臉上長了顆痣都說得一清二楚。

知道他不舍,我安慰了幾句,要是回去過得不舒服,就再回來。他大口喝了半杯酒,搖搖頭,回去了還怎么出來,自己現在已經33了啊!將來又是拖家帶口的,哪還有什么心勁亂倒騰。

人呀,一過三十,你再怎么渾身是膽,身上的擔子也由不得你有半點胡來。

因為這個年紀,沒有讓你繼續試錯的機會,穩定勝過一切。

別為了小概率去拿全家人的幸福博弈,這就是成年人的責任感。

很多人覺得這是慫,這是中年人的油膩,是沒本事的人才會做出的選擇。

沒錯,我以前也特別鄙視這種想法。人好不容易來這世上走一回,就算改變不了世界,至少也要活得瀟灑一點吧。不爽的工作,辭掉!不爽的人,滾蛋!老子是為了自己而活!那時候我總在想,等自己有錢了,一定要辭職出來創業,自己當老板,兩年做大,三年上市,爭取五年之內到華爾街搞IPO,在自己30歲的時候就功成名就。于是,工作換了又換,身邊的朋友來了又走,一直等到年過三十,有娃有老婆了才發現——人呀,年輕的時候總容易想太多。

成年人的世界,光活著就已經很艱難。

02

大雄在一家地產公司上班,老婆是中學教師,家庭月收入2萬出頭,每個月還房貸7200元,而且,兩人剛有了小孩。

按理說一家三口,體體面面,生活應該很快樂,但事實,并非如此。

大雄的老婆想給孩子報個早教班,一年交3萬6,大雄聽了,一百個不愿意,勸老婆千萬別被那些推銷話術搞暈了頭。結果老婆一怒之下,抱著孩子回了娘家,“你這當爸爸的怎么這么不開竅,錢花在孩子身上,只有利哪有害!”大雄聽了之后沒有反駁,也沒有打算哄老婆回家。“我又不傻,對孩子好的事情我能不知道么,我也想做個好爸爸,但現在真的是負擔不起啊。”每次遇到類似的事情,大雄的做法都是沉默,等待事情不了了之。

30歲,是一個慢慢學會妥協的年紀,也是一個慢慢習慣不堪的年紀。

人過30,你的責任心,就是你賺錢的能力。殘酷的現實,每個人都要面對。

你過得好,別人為你高興,你過得不好,沒人給你安慰。沒有人會拿對錯去要求你,同樣,也沒有人會對你真正地感同身受。

這個年紀,不像你讀書的時候,可以拿著一份不錯的成績單去向父母邀功;也不像你剛畢業時,拿著一份不錯的OFFER,就能引得一群人為你眼紅……

一過三十,人的體面就只在膚淺的車子、房子、票子和孩子身上。很多你曾經引以為豪的東西,其實,并不重要。因為人的年紀越大,就越有能力去接近一個更加真實的世界。

03

小賈是個北漂,今年32歲,一直單身,父母都在老家務農。大學畢業后他就留在了北京,眼睜睜看著二環的房子從兩萬多,漲到了現在的遙不可及。以前他只需要拿出自己工資的六分之一就可以租一個不錯的房子,現在同樣條件的房子,每個月需要花掉他三分之一的月薪。

所以小賈搬到了五環外,每天擠地鐵上班。父母有一次從老家來到北京看他,拎著一大堆特產,結果兩位老人站在門口就哭了起來。那間房子實在是太小了,沒有陽光,通風也差,二老覺得孩子太委屈,想讓他回家但小賈堅決要留下來。北上廣沒有人情,但是有機會,回到老家可能連一份月薪5000的工作都找不到,自己靠什么去改變父母的生活!

現在的小賈,上班時也會泡一杯枸杞,周末的時候也會去找老中醫開個方子,調理自己的身體。別人笑他更年期來得太早,他每次都笑而不語。

30歲,是個孤軍奮戰的年紀,是流著淚也要啃下面包的年紀。到了這個年紀,人就會明白,沒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尤其是你上有老,下有小,身后空無一人的時候。

04

其實,30歲,是道很艱難很艱難的檻。

很多人也只是剛剛從無理取鬧的孩子,轉變了自己身份。很多人也只是剛剛學會了一個人堅強,僅此而已。但時間不等人,裹挾著一群老少爺們兒就是不停地往前走,你想軟弱,你想哭,你想找個空地一個人緩緩但它不行,就是要逼著你一直向前,逼著你堅強,逼著你努力。

我在知乎上曾看過一個問題:為什么有些人開車回家,到了樓下還要在車里坐好久?下面有個高贊回答:很多時候我也不想下車,因為那是一個分界點。推開車門你就是柴米油鹽、是父親、是兒子、是老公,唯獨不是你自己;在車上,一個人在車上想靜靜,抽顆煙,這個軀體屬于自己。

30歲,就是我們人生的那個分界點,一過30,腳下的路,就只有前行。誰不想一輩子無憂無慮,誰不想一輩子被人寵著,但不論在孩子面前,還是年老的父母面前,你都只是一個應該獨當一面的成年人——一個即便疼也要忍住眼淚,做自己該做的事,哪怕是故作堅強,也要承擔下所有這個年紀重擔的成年人。

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二分时时彩开奖测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app 河内五分彩app助手 幸运飞艇冠军定位的最稳打法 香港极速报码软件 山东时时犯罪记录 山东时时官方 25选7走势 网上买重庆时时彩可以报警吗 云南11选5中奖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