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今天是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

2016-08-10 16:25:30 作者:admin 來源: 瀏覽次數:0

 為什么人的問題,是事關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根本性、原則性問題,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的核心問題。“我國哲學社會科學要有所作為,就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一論斷深刻揭示了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必須遵循的價值立場和科學邏輯,為繁榮發展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指明了方向。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是堅持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的本質要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是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區別于其他哲學社會科學的根本標志。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首先要解決真懂真信的問題,核心是解決為什么人的問題,最終要落實到怎么用上來。為誰著書、為誰立說,是為少數人服務還是為絕大多數人服務,是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必須首先搞清楚的問題。

  真理與價值的統一是馬克思主義鮮明的理論品格。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發展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突出體現在堅持人民立場上。馬克思主義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公開宣稱自己的價值立場,把“人民”兩個字鐫刻在自己的旗幟上。早在《萊茵報》時期,馬克思就撰文批判普魯士的《林木盜竊法》,為人民辯護。《共產黨宣言》公開表明了共產黨人的政治立場和理論主張。人民群眾創造歷史是唯物史觀的基本觀點,人民至上是貫穿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立場。堅持理論聯系實際,從群眾中來,再到群眾中去,是馬克思主義最重要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與人類歷史上許多思想體系不同,馬克思主義雖然以馬克思命名,但它卻是人民的思想武器。為人民書寫、為人民立言、為人民解放提供理論指導,這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使命,也是其生命力感召力所在。

  在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馬克思主義是我們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背離或放棄馬克思主義,我們黨就會失去靈魂、迷失方向。在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這一根本問題上,我們必須堅定不移,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有絲毫動搖。”哲學社會科學工作是黨的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毫不動搖地堅持馬克思主義,不斷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是歷史賦予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首要任務。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要想有所作為,就必須把人民立場貫穿在學術體系、學科體系、話語體系建設等各個方面,以回應人民重大關切、解決人民關心關注的重大理論問題和實踐問題為主攻方向,把人民滿意不滿意作為最終檢驗標準,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不斷把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推向新的境界。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是哲學社會科學創新發展規律的內在需要。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創新是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的永恒主題,也是社會發展、實踐深化、歷史前進對哲學社會科學的必然要求。與世界上任何事物一樣,哲學社會科學的創新具有自身的規律。與自然科學不同,哲學社會科學本質上是研究“人”的學問,但這個“人”,不是孤立的、抽象的人,而是具體的、現實的,處在復雜社會關系中的人。哲學社會科學的任務,就是站在“人”的立場,揭示人類社會及其各領域發展的特殊規律。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就是要堅持人民群眾創造歷史,把馬克思主義認識論作為基本方法,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中貫穿“人民邏輯。”在馬克思主義誕生之前,許多哲學家把研究的基點建立在抽象的人的基礎上,使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成為純粹的“經院哲學”,熱衷于在“彼岸世界”構建自圓其說的“完美體系”。對此,馬克思在《費爾巴哈提綱》中這樣說道,“人的思維是否具有客觀的真理性,這不是一個理論問題,而是一個實踐問題。人應該在實踐中證明自己思維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維的現實和力量,自己思維的此岸性。”哲學社會科學的歷史發展表明,離開了人的實踐、離開了活生生的社會生活實踐,哲學社會科學就失去了創新的源泉。哲學社會科學的科學性與人民性是統一的,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一個時代最精致的思想也蘊藏在人民之中。哲學社會科學的任務,就是把蘊藏在人民中的思想智慧挖掘出來,整理出來,上升到理論層面,并最終回歸到實踐中。從實踐到認識再到實踐的馬克思主義認識路線,是哲學社會科學理論創新的基本軌跡。脫離開人民群眾的實踐,只靠幾個“天才頭腦”閉門造車、理論演繹,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只能是自娛自樂的空想和玄想,絕不是真學問,更不是大學問。

  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要想有所作為,就必須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從我國改革發展的實踐中挖掘新材料、發現新問題、提出新觀點、構建新理論,加強對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踐經驗的系統總結,加強對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的研究闡釋,提煉出有學理性的新理論,概括出有規律性的新實踐。這是歷史賦予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重要任務,也是哲學社會科學發展規律本身的要求。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是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的使命所系。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自古以來,中國知識分子就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抱負和情懷。關心民生疾苦、心系國家命運、傳承文化精神,將個體之小我融匯到國家民族之大我中,將短暫之生命融入文化傳承的歷史長河中,是中國知識分子獨特的精神傳統。近代以來,這種精神傳統與救亡圖存的時代主題更加緊密結合在一起。一批又一批知識分子把喚醒民眾、尋求救國真理作為自己的學術追求。從嚴復的《天演論》、康有為的《大同書》,再到梁啟超的《新民說》;從“實業救國論”、“教育救國論”再到“科學救國論”,近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表現出了強烈的危機意識和為國情懷。陳獨秀、李大釗、瞿秋白等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更是將研究傳播馬克思主義作為自己的使命,并以行動投入到時代洪流中。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為民請命的情懷,也看到了馬克思主義信仰的力量。延安時期,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一大批中國知識分子走上了與工農相結合的道路,他們以馬克思主義為思想武器,致力于解釋、回答中國革命的問題,為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初步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體系進行了可貴的探索。

  當代中國正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這是一個需要思想,也一定能夠產生思想的時代,是一個需要理論也一定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同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家,也一定能夠產生思想家的時代。歷史上,英國的工業革命催生了西方古典政治經濟學,產生了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等一批劃時代的經濟學家。法國的啟蒙運動和社會革命推動了西方政治哲學的深刻變革,產生了伏爾泰、盧梭、孟德斯鳩等一批里程碑意義的啟蒙思想家。而近代德國在從分裂走向統一的過程中,以康德、費希特、黑格爾等為代表的一批哲學家,讓德國的思想走在了時代前列。今天的中國,需要一批思想家、理論家,能夠用中國理論解釋中國奇跡、指導中國實踐、構想中國方案提出可靠學術支撐。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自覺擔負歷史賦予的理論使命,牢固樹立為人民做學問的理想,自覺把個人學術追求同國家和民族發展緊緊聯系在一起,立時代之潮頭、通古今之變化、發思想之先聲,積極為黨和人民述學立論、建言獻策,擔負起歷史賦予的光榮使命。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是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生命力所在。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人民群眾的首創精神,是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源頭活水。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就是尊重人民群眾的首創精神,不斷用人民在實踐中創造的新經驗,豐富發展我們的新理論,用人民群眾的智慧為哲學社會科學提供源源不斷的思想營養。

  實踐是理論的先導,人民群眾是實踐的主體。人類思想史上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代表了那個時代人民的心聲,哲學社會科學史上的每一次理論飛躍,都是靠人民群眾的實踐開辟的。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的源動力在于人民群眾的偉大實踐,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生機活力在于人民群眾首創精神。離開了人民群眾的實踐,哲學社會科學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不尊重人民群眾的首創精神,哲學社會科學就有可能喪失了生機活力。恩格斯說:“即使只是在一個單獨的歷史事例上發展唯物主義的觀點,也是一項要求多年冷靜鉆研的科學工作,因為很明顯,在這里只說空話是無濟于事的,只有靠大量的、批判地審查過的、充分地掌握了的歷史資料,才能解決這樣的任務。”開展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需要“象牙塔”中的面壁沉思,需要“板凳甘坐十年冷”的毅力,但思想的材料卻是來自于人民的生活實踐,脫離開人民生活實踐的冥想是思辨的游戲。

  世界上偉大的哲學社會科學成果都是在回答和解決人與社會面臨的重大問題中創造出來的。當代中國正在進行的是前無古人的偉大實踐,經歷著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為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和廣闊空間。毛澤東同志曾說過,人的正確思想只能從實踐中來,而只有當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將自己的學術研究深深的植根于人民的時候,才能在第一時間感受到時代的脈搏、感應到人民的心聲。因此,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想有所作為,就必須堅持人民是歷史創造者的觀點,樹立為人民做學問的理想,就要能夠俯下身子,到人民中去,向人民學習,向人民請教,聚焦人民實踐創造,匯聚人民智慧,把研究的重點放到事關人民根本利益的問題上來,放到我們黨執政面臨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上來,最終落實到提出解決問題的正確思路和有效辦法上來,努力多出經得起實踐、人民、歷史檢驗的研究成果。

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送20元棋牌游戏平台电玩 阿斯特拉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6码复式三中三几组 官方pk10赛车彩走势规律 体彩app停售 北京pk拾大小单双技巧 网赌MG是不是人为控制 骰子单双玩法规则 北京pk10怎么看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