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今天是

立足時代構建本土歷史哲學

2016-08-10 16:24:57 作者:admin 來源: 瀏覽次數:0

 歷史哲學旨在以哲學的方式考察歷史,以便揭示歷史發展規律,從而增強對社會歷史發展進程的預見力和洞察力。然而,正當時代發展需要歷史哲學提供智慧的時候,歷史哲學的研究現狀卻顯得門庭冷落。同時,從事相關研究的一些學者以鉆研歷史研究方法取代對歷史發展大道的追問,將其局限在“分析的歷史哲學”,使歷史哲學的處境更為尷尬。就如何加深對歷史哲學本質和意義的認識,助力中國本土歷史哲學的構建,記者對相關學者進行了采訪。

  揭示歷史事實背后的人類精神

  研究歷史哲學,首先要了解什么是歷史哲學。武漢大學哲學學院教授何萍認為,歷史哲學的本質可以從歷史學與歷史哲學的區別進行把握。她說,歷史哲學與歷史學的關系,就是思想和事實之間的關系。歷史學以歷史事實為基礎,是對歷史事實的敘述;而歷史哲學則以思想為研究對象,它的任務是穿透歷史事實,揭示歷史事實背后的人類精神。

  歷史哲學研究的人類精神是通過民族精神來體現的。何萍表示:“歷史哲學是批判地對待經驗事實,探求經驗事實背后人類的真實存在。這里所說的經驗事實既有一定時代性的內容,也有一定民族性的內容。因此,歷史哲學不是超時代的、超民族的,而是對一定時代、一定民族的內在精神和文化的概括。”

  對于歷史哲學的本質,還可以從現代性這一層面上加以把握。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張立波認為,現代性是一種觀念性的存在,是現代的歷史理論、社會理論、文化理論、政治理論等內蘊的前提。歷史哲學即是對于這一觀念性存在的再思考。即便是后現代歷史哲學,也是在現代性的地基上展開論述的,因為后現代主義要通過指認歷史無意義來否定現代性,就不得不闡釋“歷史”和“意義”,這就又回到了現代性的范疇。

  歷史哲學的學術價值日益凸顯

  隨著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發展,歷史哲學的學術價值也日益凸顯出來。何萍認為,對于當今中國的哲學研究來說,開展歷史哲學研究有著雙重意義。首先,研究歷史哲學有助于了解現代哲學的來龍去脈及其實質。現代哲學的起源與歷史哲學的興起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系,歷史哲學批判了近代哲學的自然理性的思維方式,代之以文化理性的思維方式,從而把現代哲學與近代哲學區分開來。在這個意義上,若不了解歷史哲學,就根本不可能走進現代哲學,把握到現代哲學的精神。

  其次,研究歷史哲學有助于改進中國人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現狀。自19世紀末開始,馬克思主義哲學走上了民族化的道路。在這一過程中,不同國家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結合本國的革命實踐和本民族的哲學傳統,創造了不同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這些傳統可大致分為兩類:科學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和歷史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長期以來,我國受蘇聯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的影響,熟知科學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而對歷史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傳統卻不甚了解。這無疑妨礙了我們對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和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全面把握,也影響了我們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轉換的深刻認識。根據這一研究現狀,我們有必要研究歷史哲學,通過歷史哲學的視野,從歷史哲學的角度梳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起源和歷史發展,揭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文化理性,打通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歷史、理論與現實之間的關系,創造具有中國特色、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此外,開展歷史哲學研究有望促進歷史學科的全面深入發展。張立波認為,所有歷史學科和學說,都受到了歷史哲學的影響,或者說,在其發展的一定階段,都會遇到歷史哲學論域的議題。政治史、經濟史、社會史、文化史等史學領域,如果沒有歷史哲學的知識背景和理論支持,將缺失重要的一環。

  構建本土歷史哲學的三條路徑

  歷史哲學具有民族性和時代性,歷史哲學研究者也應加入繁榮發展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潮流,致力于構建本土歷史哲學。

  張立波認為,構建本土歷史哲學,有三條路徑。一是基于歷史唯物主義,發展、深化和完善馬克思主義歷史哲學的“中國版本”。這一路徑的關鍵在于對歷史唯物主義哲學內涵的闡釋與發揮。二是基于中國傳統歷史思想的合理成分,發展出歷史哲學的“當代版本”。三是基于當今中國的社會生活,發展出歷史哲學的“國家版本”,亦即體現當代中國智慧的歷史哲學。中國道路是中國自主開辟的現代化道路,是不同于西方模式的偉大創舉,為世界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了一種可借鑒的新模式。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本身就是一個世界歷史事件,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由此,中國本土的歷史哲學的“國家版本”呼之欲出。三條路徑之中,歷史唯物主義起著指導性的作用。

  構建本土歷史哲學還應開發20世紀中國哲學的思想資源。何萍說,20世紀的中國哲學,是在不斷揚棄外來哲學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是圍繞“中國向何處去”這一根本問題展開的,這為今天構建本土歷史哲學提供了極有分量的認識對象和較高的研究起點。可以說,20世紀中國哲學的優秀成果就是我們今天開發中國本土歷史哲學的經驗原型。

  構建本土歷史哲學應當尊重歷史與經驗、肯定差異與特殊。復旦大學哲學學院教授王金林表示,學者不應把歷史哲學變成無往而不適的普遍公式,而應將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的普遍性同中國歷史事實的特殊性結合起來。一方面,我們必須深入研究近現代中國具體而豐富的歷史現象;另一方面則要發現其間邏輯演變的基本規律或趨勢。只有在此基礎上對歷史進行考察,才能做到既不以現象遮蔽規律,也不以規律替代現象。這就可以防止以西方哲學概念對中國獨特的發展之路生搬硬套,防止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的粗淺理解,這對于構建本土歷史哲學意義重大。

    記者 肖昊宸

秒速飞艇常开哪几组号码 2018年管家婆今期开奖 福建11选5助手免费版 赛车pk10教技巧 内蒙古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i8手机彩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开奖现场 体彩福建36选75月25开奖结果 黃大仙高手论坛高手 极速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